首頁 > 各期雜誌 > 文章內容

產業動態

許明哲、陳麗芬分工合作創直得科技-產學合作需相輔相成才值得
NO9(2012-10) 作者:郭靜蓉  

 

成立於1998 年的直得科技,由製造微型線性滑軌起家,2004年,成為領先全球第1家量產3mm微型線性滑軌的廠商,除進駐南部科學工業園區外,並以自有品牌CPC行銷全球,目前與日本線性運動元件大廠THK、IKO並列為全世界前3大微型線性滑軌廠商

直得科技掌握「品牌行銷與研發專利」微笑曲線的兩端,接下來公司的目標是,透過更完整的產品線布局,切入各種製程設備商的供應鏈,提供更完整的線型滑軌與線性馬達產品線,以搶攻市場佔有率,達到更大的經濟規模。

 

 

夫妻共同打拼 分工合作創直得

直得科技董事長陳麗芬與總經理許明哲是業界著名的夫妻檔,兩個人性格南轅北轍,陳麗芬說話快、嗓門大、笑口常開、熱情又有活力,在科學園區內十分活躍,大家都叫她「陽光阿姨」,是台灣科學工業園區同業公會的副理事長;至於許明哲,安靜、沉穩、精準又確實,是典型的「工程師性格」,獲得成大工科系傑出校友成就獎的肯定。

 

個性的差異,讓兩人在專業上的分工合作進行的更好,陳麗芬負責直得科技的營運管理,許明哲則專精於技術研發,2012年,在兩人與公司經營團隊的努力下,已經將直得推往「上櫃」公司的軌道。

 

許明哲是成大工程科學系畢業,在1982年時前往德國留學念機械,上天巧妙的安排,彼此不相識的兩人,恰巧在同一天啟程前往德國,陳麗芬念的是西洋藝術史,夫妻倆在德國相識、共結連理、一起留學,進而一起創業,一直到現在,每天相處在一起,感情還是一樣好。

 

雖然是夫妻,但還是得遵守工作倫理,許明哲與陳麗芬兩人,在公司內,並不叫對方的名字,也不稱呼彼此為「老公、老婆」,而是互稱對方為董事長、總經理。

 

回憶起留學德國的這段時間,陳麗芬搶著說:「許總對機械是感興趣的,尤其是機械與控制,縱使依照當時的學制,在台灣念完大學後,去到德國仍是得重念一次,才能夠拿到碩士,但許總仍毅然而然選擇這一條路,主要是相中德國在機械與控制的領導地位。」

 

日子就在苦讀中過去,等許明哲拿到碩士學位時,6年的時間已經過去。念完碩士的許明哲面臨抉擇,他心中思考著:「到底是要念博士投身學術界,或者是要往業界發展?」這個選擇,決定了許明哲未來的人生發展。

 

 

創業篳路藍縷  感慨變感恩

許明哲思索了好久,最後,在當時德國指導教授的鼓勵下,縱使已經拿到博士獎學金的他,仍是決定放棄獎學金,轉往業界發展,進入德國FAG Kugelfischer GmbH公司擔任研發工程師。

 

1994年,許明哲與德國Mannesmann集團下之Deutsche Star公司合作,共同合資成立「德星瑞迪」公司,經營團隊在兩年內,創造了新台幣兩億元的銷售業績,並在日韓等地市場建立知名度。

 

後來,由於與德方資金提供者的經營理念產生差異,許明哲與陳麗芬夫妻倆才自己出來創業,成立直得科技。1999年,在當時成大校長翁政義的力邀下,直得進駐成大育成中心,成為第一批進駐校園的創業廠商,並進行研發。

 

此外,在成大育成中心的協助下,直得亦成功取得行政院科專計畫五百萬元的補助經費,開始在線性運動零組件市場打下根基,2000年,由於研發已達可生產階段,遂到仁德承租廠房,開始微型線性滑軌的量產,之後並進駐南科園區。

 

在這過程中,直得持續與成大材料系與電機系的老師合作,共同研發產品,同時,直得也與中正大學合作,後來大女兒也讀了中正機械系,目前正就讀愛因斯坦的母校瑞士ETH蘇黎世聯邦工業大學,二女兒今年德國高中畢業,已申請德國大學材料系獲准,現在,女兒們也有興趣往機械相關產業發展。

 

這一路走來,陳麗芬說:「創業有經過很多的困難,並不是每個人可以做的。」隨著公司逐漸上軌道,對於創業這個歷程,陳麗芬也從早期的「感慨」轉變成現在的「感恩」。

 

她說:「以前講『感恩』都是隨口說說的口號,但走過胼手胝足、篳路藍縷的創業過程後,現在說的『感恩』,都發自心底。」

 

 

產學合作得真正接觸 不能流於形式

也就是因為「感恩」,陳麗芬接手南科產學協會精密機械推廣委員會主委職務,迄今已有二至三年的時間,也因為接手這個職務,認真投入的陳麗芬,將台灣產學合作的問題看得透徹,一開口,就直搗台灣產業界與學術界之間合作的落差。

 

陳麗芬坦率的說:「現在的產學合作,有太多的時間都在進行老師的指示、學生的研究報告,事實上,這樣的方式,對業界的幫助太微小。」

 

以南科產學協會來說,是由36所大學以及37家廠商所組成,陳麗芬說:「開會的時候,30多所大學的校長幾乎都來了,但廠商業者來不到一半,有名要有實,產業界既然成為協會一員,其實也應該真正參與,這樣產學合作方向才會正確,才能確實精益求精,真的愈來愈好!」

 

陳麗芬嘆了口氣後,緊接著說:「舉例來說,先前南科產學協會進行常務理事選舉,舉頭望去,只看到學術界人士很熱心的在拉票,但產業界卻一點都不在乎,這種情況實在很詭異。」

 

陳麗芬坦言:「發生這種情況,其實不管是產業界或者是學術界,都有不好的地方。產學合作不應該只有上台報告、形式上開會而已,業者也不應該毫不在乎,應該要多付出點關心才對,而不是只要有人來出席開會場合就好。」

 

生產有急迫性,但有時學校不夠務實,這是產學合作最大的落差所在。」陳麗芬說:「產學合作,應該要有實質的合作關係,雙方是得要真正的『接觸』、真正的『相輔相成』才行,而不只是流於形式而已。」

 

 

許明哲分享「德國經驗」 業界要的是「創新」

一聽到此,許明哲也有感而發,提出30年前留學時的「德國經驗」。許明哲說:「我記得當年在德國念書時,實習論文就是在業界完成的,當時我的成績,是由業界的總經理打分數的,學校不會插手,教授只是核可最後的分數而已。」

 

換言之,許明哲的實習論文的誕生過程,都是在業界完成,這與台灣的做法不同。他點明:「我認為,這是台灣產學合作沒辦法成功的原因之一。」

 

許明哲說,「老師有兩種,一種是學校的老師,一種是業界的老師,這兩種要有所區分。學校的老師教的『理論』是『已經證實、已經存在的』,很少有老師在教『創新、洞悉未來趨勢』,但業界要的其實是『創新』。」

 

「台灣人其實很聰明,要在小東西上創新很有機會,但可惜的是,我們的教育體制並不鼓勵學生『創新』,以致於我們在大系統的『創新』上,一直沒有什麼突出的表現。」

 

「國外的學校是給一個題目,讓學生自己去做,沒有所謂的標準答案,縱使學生做出來的『答案』是錯的,但邏輯是對的,這樣也是對,學生的分數也會高,這就是讓學生學習『創新』。」許明哲如此強調。

 

「另外,目前台灣的產學合作,其中一個方式是要取得國科會計畫,這個計畫通不通過是由國科會決定的,縱使國科會通過了,也不一定能夠符合業界的需要。有些老師,縱使沒有業界的資助,但因為很會寫計畫,光是拿國科會的計畫也能活得很好,但這樣辛苦研究出來的成果,不一定會是業界要的東西,如此一來,雙方就有落差,也沒有達到產學合作的目的。」

 

許明哲說:「新加坡說台灣的教育是失敗的,這是台灣需要警惕的地方,現在的大學太容易進去了,反而拉低台灣人的薪資水準;而且,現在很多的大學畢業生,素質比以前差,主要原因是現在大學的定義已經模糊了,不容易像以前技職體系存在時,那樣容易區分學生的素質,這也是台灣需要改進的地方。」

 

許明哲語重心長的表示:「台灣的大學生素質變差,這不是老師的責任而已,體制得要負更大的責任。」

 

 

產學合作不能只重技術 得回歸到教育本身

這樣,大學能夠做什麼呢?許明哲指出:「學校培養學生的專業是應該的,但當老師的,其實得要更重視學生的生活行為以及為人處事。」

 

說到此,一起受訪的陳麗芬,進一步強調:「產學合作的重要性,除了業界要真正投入去支持外,學校更要注重學生人格教育的養成以及人才的培育。

 

「產學教育的首要目的,在於學校可替產業界好好培育人才,這裡的培育人才,要的不只是專業知識、學識或者是技能而已,還包括人格特質以及以道德入世為本的觀念。」陽光阿姨說。

 

「落實品德教育是全面性的需求,但台灣的教育很少在強調這一塊。舉例來說,現在的大學生老是在抱怨,薪水跟以前的大學畢業生相比,明顯退步了很多。這雖然是事實,但是同學們有沒有進一步去反思,自己的能力究竟夠不夠拿更好的薪水?能不能符合業界的要求?有時候,很多事情其實不能一味的責怪,也必須要反求諸己。」

 

台灣面對許多國際級的競爭對手,許明哲與陳麗芬都深深覺得,台灣投入精密機械零組件領域依舊有勝算,只要符合客戶需要,且服務獲得認同,就有分食市場佔有率的契機。

 

但重要的是,台灣要如何培養肯在精密機械或者是各個領域都積極投入的人才,這些人才需要肯勇於挑戰、肯積極創新,肯堅持敬業、肯奮鬥,肯將自家產品特色發揮到極致,以致於能夠勝出的人才,這才是台灣產學合作最重要、最需要去努力的核心精神!

 

 

直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

成立時間:1998年10月

員工人數:500人

董事長:陳麗芬女士

主要業務:線性滑軌、線性馬達等線性運動元件之永續經營

網站: www.chieftek.com

 

回上頁